<br /> <b>Notice</b>: Undefined variable: namea in <b>D:\web\87378.net\web\top.php</b> on line <b>6</b><br />
上传图片 战友登陆 战友注册 87378网站的生日:2007年4月9号 您好!请战友 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还没有帐号?请战友注册
 

男兵风采

女兵风采

现在的我

亲亲宝贝

战友聚会

部队合影

故地重游

贴图相册

久别重逢

新兵连合影

家乡风光
当前归队3527人,更多战友正在归队的路上..
 
请输入年度兵或真实姓名进行查询如:95 或 卢玲 进行查询!
 
50年兵 51年兵 52年兵 53年兵 54年兵 55年兵 56年兵 57年兵 58年兵 59年兵 60年兵 61年兵 62年兵 63年兵 64年兵 65年兵 66年兵 67年兵 68年兵 69年兵 70年兵
71年兵 72年兵 73年兵 74年兵 75年兵 76年兵 77年兵 78年兵 79年兵 80年兵 81年兵 82年兵 83年兵 84年兵 85年兵 86年兵 87年兵 88年兵 89年兵 90年兵 91年兵
92年兵
93年兵 94年兵 95年兵 96年兵 97年兵 98年兵 99年兵 00年兵 01年兵 02年兵 03年兵 04年兵 05年兵 06年兵 07年兵 08年兵 09年兵 10年兵 11年兵 12年兵
13年兵 14年兵 15年兵 16年兵 17年兵 18年兵
 
情荡北关村
发布:武汉九月菊(68广元+刘仁举) 发布时间:2018-06-10 17:33:24 积分:379 查看相册 查看文章

                                                            情荡北关村

         2018年6月1日,当我得知兰州榆中北关村有人曾因想念我而流泪时,我便下定决心,立即重返北关。6月7日,我终于实现了自己的夙愿,去北关村看望了数十年前我曾经军训的民兵,返回了武汉。 

       1973年春,受部队派遣,我和我连一位战士到榆中县城关镇北关大队训练民兵。三个月的军训,我天天和大家一起摸爬滚打,进行队列刺杀、射击投弹、战术爆破和侦查训练。那年,也许我年轻气盛,竭尽所能,把军人的本事展示殆尽,给民兵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使我和北关村民兵结下了深厚的感情!

      鉴于种种原因,多年来,我和北村失去了联系。2007年7月底,我从北京参加完颁奖大会,去兰州回部队参加建军节阅兵式时,才得知了当年一位女民兵的电话。这次,又通过她,联系到我当年住的房东康大娘的儿子康子精的电话。康子精也是当年参训民兵,得知我来兰州,顾不上生病住院的妻子,到车站把我接到他在榆中的家。于是,民兵们相互转告我要来北关看大家的消息,在我到达的第二天下午,大家纷纷从各地赶到了他们预订接待的地点——当地最豪华的“陇鑫国际大酒店”。

     我万万没想到的是,甘肃省人大常委、省工商联副主席李海珊也专程从兰州赶到了酒店,并设宴接待。而他,就是当年的民兵李海珊。如今,他不仅是甘肃隆鑫实业集团董事长,当地的首富,他还是全国劳动模范,全国道德模范,多次向学校、灾区和公益事业捐款达3000多万元。

      酒席上,我告诉他,我不会喝酒,也从不向任何人敬酒。哪怕你是省市领导,司令员,将军,我都不会敬。他却毫无架子,一次次的向我敬酒,问候,并三次绕着大圆桌,走到每个民兵跟前向大家敬酒。他仍然保持着北关人的那份真诚和纯朴,让我看到了一个真正的农民企业家和全国劳模的道德风范。

      别离45载后,我看到当年的民兵,几乎个个面目全非,虽非惨不忍睹,但当年的帅小伙俏姑娘,如今都变成了老大爷老大娘。如今往事已成过眼云烟,但仿佛昨天就在眼前!此时此刻,我多么希望来一次穿越,回到那个难忘的充满友爱温馨的年代。     

    我没有忘记,当年康大娘、裴老师、和一些民兵对我的深情。队里安排我住在康大娘家,康大娘每天为我送茶送饭,关怀备至,让我至今难忘。这次我见到了大娘的孙子时,他已50来岁了,可他还记得,当年我带着他去街上给他买糖吃的那家小店。虽然当时并没有买到糖,可他还是带着我去指认了那家店铺。如今,那家店铺已经变成了一家银行。有位女民兵的全家,更是把我当做了自己的亲人,总是在周日,做最好的东西叫我去吃。我离开部队多年,她家仍然念念不忘。遗憾的是,直至她哥哥去世,我们都未能再见一面!更遗憾的是,这次到北关村,却又是阴差阳错,我们仍未能相见!因我要参加一个朋友的收藏艺术展,推迟了几天赴兰州,然而就在我去兰州的当天,她却突然因事离开了北关!而在这之前,我们双方曾三次到过对方所在地,却都因一次次的阴差阳错错过了见面的机会。而我那篇当代青年纪实小说《夏威夷玫瑰》和描写后来我在另一个地方支农和军训的报告文学《那山、那水、那女人...》中,似乎都有她的倩影......

     然而,也有令我惊喜之事:如今的北关村,已成了榆中县城区繁华之地,成为当地城乡一体化进程最快的典型。在北关村的数千亩土地上,早已高楼林立,大小轿车穿流不息。去过的一切,当年我在该村进行军训的地方,都不见了踪影,几乎家家户户都住进了现代化的小区。虽然大多还是农村户口,但因为城市快速发展,他们早已变为城市居民,没有了土地,以打工、做生意等为生。我没想到,康子精后来成了神枪手,在全省金融保安系统手枪射击比赛中曾获得第一名!村支书高永福老人竟然亲自来到我的住所看望,兴奋的向我讲述当年我教他打手枪的故事,并赠我他写的《北关村史》。看罢《北关村史》,我才知道,原来,一个小小的北关村竟然名人辈出,从这里,走出了甘肃马克思主义的播种人张一悟和一批名声斐然的艺术家、武术家、企业家和外交官。在康子精的带领下,我还参观了张一悟故居,与住在故居的张一悟孙女交谈。后来,子精又带着我去了著名的兴隆山景区。在兴隆山脚,一座颇具规模的现代化纪念馆,纪念的正是这位“陇原火种,甘肃党的创始人“张一悟。

    这次重返北关村,让我感触颇深。我深感当年人间的真情依旧,深感西北人民的可敬可爱。我不能忘却那里的人民,不能忘却子精对我的情谊,当他爱人在病床上用手机视频对我问候时,他爱人告诉我,她也是当年的民兵,我感慨万千!

    再见,亲爱的北关村!再见,亲爱的北关民兵!再见,亲爱的北关村人民!世界因有你们而更美好,人间因有你们更有情!(九月菊 2918年6月9日于武汉)



       1973年春,部队派遣我到北关村集训民兵照(后排右一为作者)

我要发言:
返回首页|发布新文章